Return to site

在雅典做一场融合中国希腊音乐和诗词的音乐会是怎样一种体验?

· 如见音乐 Meet Music

一端是东方文明起源地,另一端是西方文明起源地;
一处有孔子诲人不倦,另一处则有苏格拉底刨根问底;
一边是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
另一边则是古希腊文学中最早的一部史诗《荷马》。

更巧的是,《诗经》和《荷马史诗》最初都是吟唱出来的,也就意味着,他们既是诗歌,同时也是音乐。只可惜这些音乐没有很好地流传下来。

我们对两个古老文明流传下来的诗词都深深着迷,正如我们对双方的音乐早已探寻融合。乐行和Aliki无数个夜晚挑灯讨论,翻了无数的中文、英文和希腊语的诗词书籍,互相讲解各自国家诗词的涵义。这其中的准备工作难以想象,正如Aliki所说,如果不是那么多天的探讨,几乎没有可能实现这场音乐会。

承载着对两个古老文明的诗词和音乐的热爱,我们在雅典做了一场全新的尝试,将中国希腊的诗词和音乐相结合,通过音乐演绎出各自的诗词文化。从荷马到萨福,从诗经到李白,从古希腊里拉琴到洞箫古筝,穿越了无数时空,我们最终相聚在雅典。

我们没法回到过去,让各自的诗人们相见,但是我们用诗词和音乐,让这个不可能的相遇实现。

坐在希腊古典风格的空间里,我们被东西方的诗人们祝福着,弹拨着自己的乐器,交换着灵犀相通的眼神,从《Hymn to Hermes》到《凤台曲》,从《蒹葭》到《Eros》,从《Oson Zeis》到《阳关三叠》……济济一堂的希腊观众们随着我们穿越在中国的风光和希腊的风情中。

尽管前期宣传并不多,但是门票竟然售罄,有些观众无法进入现场只能坐在门外倾听,他们在音乐会之后过来跟我们说,尽管没能看到,但是反而更专注在音乐里,他们特别享受我们的音乐。

我们特别爱希腊观众,不仅因为他们的艺术素养,而且因为他们喜欢在音乐会之后跟音乐家们交流,而且每每让我们能听到特别有意思的内容。还有几位希腊音乐家也在听完音乐会之后对我们的音乐大加赞赏,还送上他们自己的唱片。

更多的人说,没有想到音乐会是这样的形式,非常让人惊喜。

这次音乐会大部分的乐曲,都是音乐家即兴或者根据诗词内容创作出来的作品,不少曲子也是第一次公开演出。比如根据李白《凤台曲》的即兴洞箫演奏,根据王建《十五夜望月》和诗经《蒹葭》创作的古希腊里拉琴弹唱,根据《荷马史诗》、萨福诗歌《春天的天使》和《月亮下沉》创作的古希腊里拉琴二重奏,根据李白诗歌的希腊语翻译创作的古筝弹唱等等。

在曲目的安排上,也可谓是费尽心思。从最早的公元前11世纪横跨到现代,将意思相近的中国和希腊诗歌一一对应,并辅佐以诗词解释、诗词朗诵、茶艺表演等等形式,让观众从多维度感受这两个文明古国早已有的惺惺相惜。

来自观众让我们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谢谢你们,今晚让我的心飞了起来。”这真是最典型、最质朴也是最可爱的希腊式赞赏。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