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从米诺斯到迈锡尼 | 2018如见希腊音乐之旅回顾

三个目的地、两所希腊大学、两个市政厅、两座古建筑里的音乐会、两场古希腊工作坊、一场展览一场演出、两个考古博物馆、两个古老文明、四位教授参与、不计其数的历史遗址……这就是2018如见希腊音乐之旅。

· 如见音乐 Meet Music

三个目的地
雅典、克里特、伯罗奔尼撒
两所希腊大学
雅典大学、伯罗奔尼撒大学
两个市政厅
雅典市政厅、伊拉克里翁市政厅
两座古建筑里的音乐会
1239年的威尼斯教堂和1730年的奥斯曼清真寺
两场古希腊工作坊
音乐工作坊、乐器工作坊
一场展览一场演出
海因里希·施里曼和安东尼展、古希腊戏剧《波斯人》
两个考古博物馆
国家考古博物馆、伊拉克里翁考古博物馆
两个古老文明时期
米诺斯文明、迈锡尼文明
四位教授参与
来自雅典大学和伯罗奔尼撒大学
不计其数的历史遗址
雅典卫城、克诺索斯王宫、迈锡尼遗址、埃皮达夫罗斯古剧场……
这就是今年的如见希腊音乐之旅

经过四年的积累,如见希腊音乐之旅开始蜕变升级。去年还有媒体朋友开玩笑说,你们的希腊音乐之旅简直是无法复制的。那么今年的或许就更加不能复制了。参加希腊音乐之旅的同行者大多也是参加过无数海外主题旅行的高手,见多识广,但他们也纷纷说像如见希腊音乐之旅这样的旅行,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同行者老陈的一句话或许揭开了部分原因:

“如见文化有一些非常深厚的文化基础在希腊”

没错,这才是我们能够把如见希腊音乐之旅越做越好越做越独特的原因所在。在开始跟我们一同重走这趟音乐之旅之前,我们先来听听老陈(陈耀华)有哪些肺腑之言😏:

今年的希腊音乐之旅刚发布,就有人来问,怎么今年没有圣托里尼呀?对于很多中国游客来说,圣托里尼=希腊,而这一点,让很多希腊人都非常费解。诚然,圣托里尼很独特,尤其是其蓝白风格的建筑,但是你可知道在圣托里尼周边还有几十个岛都是这样的风格吗,而这种风格在这片被称为基克拉泽斯群岛的区域非常普遍。

但是,敲黑板了,希腊并不是所有地方的建筑都是蓝白色的。基本上除了基克拉泽斯群岛,其他地方的建筑都不是单纯蓝白色的。去年我们的希腊音乐之旅去了圣托里尼,但是今年,我们想要不一样的、更深度的体验。因此,我们选择了克里特岛和伯罗奔尼撒半岛。

其实对很多人来说克里特也是很耳熟的,无论是来自希腊神话还是最近开始流行的集体婚礼。但是当你到达克里特的时候,你会很少看到这里有亚洲面孔。这还是国庆假期期间,而同一时间的圣托里尼,你周围时不时响起的大多会是普通话。

克里特之伟大,在于它孕育了米诺斯文明,那几乎是希腊最早的文明,距今五六千年。而那时的东方,仍然是在神话故事阶段。因而我们今年的如见希腊音乐之旅,将从米诺斯文明,前往迈锡尼文明。古希腊,在我们面前展开。

我们的顺序,是从迈锡尼,到达米诺斯,再回到迈锡尼。

雅典 卫城

在雅典的任何角落,都可以看到卫城,这是当初城市规划时的首要原则。的确,在雅典常常一转头就能看见卫城,它仿佛仍然发挥着千年前的功能,守卫着这座城市。

天公并不作美,今年九月底的几天气温降低,起风甚至落雨。即使这样,仍然不会让大家对于上卫城朝圣有丝毫犹豫。

雅典这几年在推行电子化,不仅公交开始使用电子票,而且几个主要的博物馆也开始可以在线购票了。我早早地为大家买好门票,清晨从卫城山脚的酒店出发,从侧门进入,径直上到酒神剧场。这个时候几乎没有游客,体验非常棒。

酒神剧场最初的建设,就是为了酒神节,在其中诞生了真正的戏剧。我刚好七月份在埃皮达夫罗斯学园进修了古希腊戏剧,这就可以跟大家细细唠叨希腊历史和戏剧那些事儿了。后来整趟音乐之旅下来,我“渊博”的希腊文化知识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肯定😁

卫城上每一步都有很多故事,如果对于希腊历史文化不了解,那可能在这里只是看到一堆断壁残垣了。同样山下的卫城博物馆也是绝对不能错过,卫城的雕塑、建筑等文物除了当年被额尔金伯爵弄了很多去了英国,其他大部分现在都收藏在卫城博物馆里。

当我们从卫城上下来的时候,游客已经很多,所以如果上卫城建议早一点,体验完全不同。下山的时候我带大家特地看了一下阿提库斯古剧场,期待有一天我们可以在这里做一场演出。

雅典 古市集

据说,苏格拉底早上起床之后,就会一路散步到古市集,在这里和他遇到的人们谈(kan)哲(da)学(shan)。我们这次音乐之旅中,大家有一个特别的收获,就是学会了像希腊人那样去聊一些“无用”的话题。

我们中国人聊天喜欢说事,目的性很强,毕竟这个社会大家都很忙,尤其在大城市里要见个面不容易,路上得花很多时间,好不容易见了面,不赶紧聊聊有意义的话题。

但我们发现希腊人无论是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特别容易能聊到一起,而且一聊起来就能聊很长很长。聊完问他们聊啥啦,他们很困惑,说没聊啥特别的😺尤其是常常看到他们两个陌生人,总是可以像熟人一样聊得热火朝天,这在咱们这儿似乎不太可能发生。

后来想想就释然了,哲学不就是在这些“无用”的交谈里产生的嘛。苏格拉底老爷子当初也就是碰着啥人说啥话,渐渐地就形成了他的理论,竟然如此深刻地影响了后世。

在古市集,我们漫步雨中,触摸着高大的廊柱,感受圣人就在我们身边。

雅典 古希腊音乐工作坊

2014年,我们第一次听到了古希腊里拉琴的声音,认识了这几位专注在古希腊音乐的希腊音乐家们。之后很多次合作,甚至我们成为了他们在中国的经理人。中国音乐家常静和张笛也跟他们合作了《仙渡云霓》,在希腊和中国举办了几场音乐会。但是这么多次合作之后,我们突然发现,咱们还真没听他们好好说说他们的古希腊音乐。

于是今年的希腊音乐之旅中我们没有再像去年一样,在雅典大音乐厅举办中希音乐会,而是特地为他们安排了一场古希腊音乐工作坊,让我们有机会好好听他们说一说古希腊音乐。

老友重逢,分外激动。古希腊里拉琴音乐家Aliki、管乐Pan和人声Athena跟常静和张笛早已是老朋友,这次重逢已经毫无陌生感。寒暄之后,几位希腊音乐家们落座,开始为我们娓娓道来古希腊音乐的前世今生。

古希腊里拉琴的音阶特点,各种吹管乐器的历史神话典故,古希腊诗歌吟唱的来源和特点,两个小时的工作坊让我们收获满满,并且引发了大家对于两国音乐文化教育各方面的热烈讨论,甚至到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我们的微信群里就开始分享各自喜欢的希腊音乐家和电影。常静感慨道:

“这样的旅行真好,这样的生活真好。”

雅典 古希腊乐器工作坊

当最初认识几位希腊音乐家的时候,就常听他们提起尼古拉斯的名字,Aliki手里那张里拉琴正式出自尼古拉斯之手。他在古希腊乐器领域应该算是最优秀的制作师之一,单就制作里拉琴已经三十五年了,而那之前他已经是希腊比较有名气的小提琴制作师和修理师。

这三十五年里,他一直没有停止过对于古希腊乐器的研究,不断改进他制作的乐器,在力求与古希腊时期相似的同时,也追求质量和音色,他希望提供给更多世界各地的音乐家们演奏。

当我们再次造访,尼古拉斯和他的两位学徒苏格拉底和赫拉克利斯(对的,就是这两个如雷贯耳的名字😏)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尼古拉斯还拿出了一支产自公元前的骨笛给音乐家们尝试。

他们给大家介绍了种种古希腊乐器,让人大开眼界。尤其是他们的严谨态度让我们肃然起敬,他们对于几类研究只达到80%的乐器并不出售,只有等到他们100%确定已经达到古希腊乐器的制作工艺时,才会开始出售。期望所有的乐器制作师都能有这样的专业态度。

雅典 雅典市政厅

曾经常老师开玩笑说,怎么你在希腊想见市长就能见市长。她是发现我见过好多市长,比如莱夫卡达、扎金索斯、帕特雷、伊拉克里翁等等,而且去年帕特雷市长和议长还亲自带我们去著名的Achaia Winery酒庄,成为第一个进入这个世界顶级酒庄的中国人。

当然她是知道我并不是那种招摇撞骗的😏而这些城市的市长们愿意见面并且合作,还是因为我们在希腊已经做过很多高质量的文化和旅行项目,所以他们对我们比较信任。

今年的希腊音乐之旅,我们得到了雅典副市长亚历山大先生的支持,他亲自带我们一行参观雅典市政厅。说实话雅典市政厅我还一直没有去过,作为一栋经典建筑,市政厅大楼目前主要的功能是用于一些庆典等仪式活动,当然市议会会议也是在这里举办。

亚历山大先生在门口将我们迎进去,带我们深入“腹地”,一直来到了过去的议会会议厅。会议厅墙壁上画着很多跟雅典有关的故事,比如伯里克利、雅典娜与波塞冬等等。在现在常用的议会会议厅里,我们有机会短暂地“成为了”雅典市议员。这种体验对于我们更好地理解雅典在今天的运行管理有很大帮助,能够看到除了卫城和街巷外,雅典的另一面。

在市政厅我们也见到了几位分管其他领域的副市长,他们对我们的到来很欢迎,并且商谈了未来的合作。当然,我们还“认识”了雅典的历任市长😄

雅典 海因里希·施里曼和安东尼展

在希腊音乐之旅启程之前,我收到了来自伯罗奔尼撒大学玛丽娜教授的邀请,她在Gennadius Library策划了一次海因里希·施里曼和安东尼展。海因里希·施里曼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这是发现了特洛伊和迈锡尼两处著名遗址的神人,而他本身是一位商人,却因为对考古的热爱而放弃经商。

这次展览是在美国古典研究学校的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图书馆里举办,展出的主要是海因里希·施里曼的手稿。当我们看到墙上一幅作品的时候,觉得特别眼熟。于是翻出《仙渡云霓》的MV,果然当时我们录音的大房子里墙上就有这幅画!这个世界真是小!

这幅画的作者就是安东尼,他30年来一直研究文字,而那幅画就是由很多种文字组成。我也帮他翻译了一些中文,他说他会我的名字留在他的姓名墙上。

雅典 国家考古博物馆

如果说希腊有两个博物馆你一定要去看,除了卫城博物馆,那就是国家考古博物馆了。别看这个博物馆外表貌不惊人,里面的藏品可是在全世界都数一数二,在这里能看到大量不逊色于卢浮宫镇馆之宝的断臂的维纳斯和萨默斯的胜利女神的藏品。

去年希腊文化部特地安排了考古学家玛丽亚陪同我们参观博物馆,今年很巧我又在博物馆里遇见了玛丽亚,其实这过去一年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

刚进博物馆门口,我先在墙上的地图前给大家先上了一趟希腊历史地理课,普及一下基础知识,这样进去看到浩如烟海的藏品才不会迷茫。

考古博物馆里有大量来自迈锡尼时期的文物,我们在这里见识了迈锡尼文明的强盛,惊叹于当时的工艺。然而,我跟大家说,当你们见到米诺斯文明的时候,你们会更震撼。

雅典 古希腊戏剧演出

西方戏剧起源于希腊,至今现代戏剧里仍然大量采用古希腊戏剧的元素,古希腊戏剧中所反应的人性思考在当代也仍然并不过时。那么来到希腊,怎能不看一场古希腊戏剧演出呢。

古希腊戏剧演出部分摄影:Christos Palamidis

在七八月份雅典艺术节期间,可以有很多机会坐在古剧场里,像古希腊人一样欣赏戏剧演出。九月底十月初这样的古剧场的演出就很少了,不过这次很幸运的是,我们戏剧夏令营合作的安德阿迪斯教授导演的戏剧《波斯人》刚好在雅典演出,而我们的古希腊里拉琴音乐家Aliki就参与其中的音乐部分。

《波斯人》是现存最早的古希腊戏剧,出自著名剧作家埃斯库罗斯之手,在戏剧史上具有极高的价值。我夏天的时候在阿提库斯古剧场看过由塞浦路斯国家剧团演出的《波斯人》,深受感染,这次尽管不在古剧场,演员也大多很年轻,但仍然不失为让大家体验一下古希腊戏剧的好机会。

当来到雅典年轻人夜生活聚集地Gazi,我们发现这个区域有不少剧场。实际上,在雅典现在经营中的剧场就有很多,雅典人爱看戏剧甚至超过了音乐会。当晚这家剧场路对面就是另外一家剧场,等观众入席后我们可以看到座无虚席。

古希腊戏剧的演出跟很多西方戏剧不同之处在于,道具使用很少,更重视的是演员本身的表演。而且我总觉得,看古希腊戏剧得听希腊语的才有味道,当然这只是个人之见。《波斯人》讲述的是希波战争时期雅典海军在萨拉米湾打败波斯大军之后,波斯元老、王后和国王的场景。这是一个由希腊写的关于希腊人打败波斯人的剧本,其中却是希腊人对于战争的反思。这正是这部作品能够传承不朽的原因所在。

所以去希腊的话,看一场古希腊戏剧吧。

克里特 米诺斯文明

米诺斯文明曾经也仅存在于神话传说中,最耳熟能详的人物就是宙斯之子米诺王、怪物米诺陶、雅典王子忒修斯、米诺斯公主阿里阿德斯等等。但是究竟这个文明是否存在过,它与几千年前圣托里尼的火山爆发是否有关系,曾经这都是个谜。

“有一个地方名叫克里特,在葡萄紫的海水中央,有90个城镇。在众城中最大的城是克诺索斯,有一位米诺王从九岁开始便治理那个地方”。

荷马《奥德赛》

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和修昔底德也都曾经写到米诺斯在爱琴海上拥有霸权,并且还建造了一座迷宫。

海因里希·施里曼到晚年时曾在一封信中写道:“我想以一件伟大的工作来结束我一生的劳动,即找出克里特的克诺索斯诸王的史前宫殿”。遗憾的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完成这个工作就离开了人世。

直到1900年,英国学者伊文思来到克诺索斯进行考古发掘,才发现了克诺索斯王宫。这是一座围绕中心庭院修筑的的宫殿,有很多楼层,房间非常多,楼梯曲折环绕,很容易在里面迷失方向。在墙上留下了很多精美的壁画,大量的文物从这里出土,终于这个在地下埋了约三千年的古老文明重见天日!

在这里甚至还发现了希腊最古老的文字:图形文字、线形文字A和线形文字B。米诺斯文明是一个与古典希腊文化迥然不同的文化,它受到两河文明和埃及文明的影响,比希腊大陆的各个文明都要早很多。

当我们站在克诺索斯王宫的广场上,实在难以想象这是五千多年前就存在的一个繁盛文明,它曾经还拥有一支无敌舰队,那时候的造船工艺已经如此发达,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当我们走进伊拉克里翁考古博物馆的时候,我们受到了更强烈的震撼!这里的文物动不动就是五千到九千年前,这是什么概念?而且那时候制作的物品即使放到现在都毫不逊色,甚至有些比我们现在都要美很多!我们一路看过去,正如老陈所说,不来这里,永远不会相信曾经那么久远之前,我们人类的文明曾经达到如此繁盛。

当走到其中一扇门的时候,我止住了大家,并告诉大家,到这里之后,米诺斯文明就消失了,克里特竟然又恢复到了最初的状态,并且在之后很长时期里都没有进步。这非常的不可思议。如果这个文明继续往前发展,很难想象他们到现在会发展成为什么样。

关于米诺斯文明的消失,有很多种说法,比较被接受的主要是两种,一是由于圣托里尼火山爆发,引发海啸,波及克里特岛,米诺斯的船队全军覆没,自此失去了海上霸权,逐渐衰退;二是由于希腊大陆的迈锡尼文明崛起,他们一路南下到达克里特岛,将米诺斯文明灭亡,在迈锡尼文明时期的文物里,能看到不少米诺斯的痕迹。

从迈锡尼文明回到米诺斯文明,我们追溯到了希腊文明的源头。

克里特 十三世纪教堂里的中希音乐会

我们这次与克里特里拉琴大师Ross Daly重聚,已经是时隔三年,上次还是在圣托里尼我们的第一次希腊音乐之旅中,他与常静和张笛第一次合作。相比于第一次合作的略为生涩,这次我们在克里特岛再次相聚,而几位音乐家们已如老朋友重逢。

从伊拉克里翁到Ross居住的小镇Archanes不过20分钟,这个小镇色彩极其丰富,在蓝天的映衬下房子被刷成黄色、红色、蓝色等鲜艳的颜色。一起午餐之后,我们来到了小镇上一个很有韵味的咖啡馆。高高的门被刷成蓝色,里面的桌子也是五颜六色,几个当地人坐在门口晒太阳喝咖啡。一进去大家就不愿意走了,各自找到舒适的位子享受小镇宁静的时光。

我们还为几位音乐家做了一个访谈节目,请他们跟大家分享自己的音乐和创作理念,后面会为大家奉上,请大家期待。

在Ross家里,我们见识到了无数他收藏的乐器,他为我们一一做着介绍,如数家珍,说到兴起,他坐下来与Vanilla(他的一只狗狗)为大家弹奏一曲。

这次在克里特我们得到了伊拉克里翁市政厅的支持,他们为我们争取到了市中心一座建于1239年的威尼斯风格教堂。能在这里举办一场音乐会实在是这次希腊音乐之旅中的一大惊喜,音乐家们连连赞叹这里的音效实在太好。

尽管事先并未在当地做多少宣传,音乐会观众席仍然座无虚席,一些当地观众拉着我问为什么之前没有做宣传,幸好他们的朋友们看到网上信息告诉了他们,要不就错过了。所以当音乐会结束时,我跟观众们说我们会经常回来克里特的,观众们热烈地为我们鼓掌。

我们来感受一下现场几位音乐家们的即兴音乐:

克里特,我们还会再回来。

克里特 希腊归来不看海

爱琴海对于我们来说都不陌生,但到底有多美,其实很多人还是只是根据这个名字想象。不过不用担心,爱琴海实际的美一定超出你的想象。

我们在去过希腊很多海岛和海滩之后,感慨道,希腊归来不看海。希腊的海有多种多样的,在每个海岛和希腊本土,你可以找到无数高质量的海滩,其中有大量的“蓝旗海滩”,也就是被欧盟评为完全没有污染的海滩。

在这些海滩,你可以看到海水原来并不仅仅是蓝色,而是有那么多种颜色。当你置身在海水里,那种舒服言语实在是无法表达。

我们这次去了伊拉克里翁附近最美的Amnisos海滩,当海出现在面前时,大家都无比兴奋。海滩无比大,而且游客很少,海滩的尽头就是伊拉克里翁机场,所以在这里游泳我们第一次见到了飞机从头顶飞过的奇观。

我们也拿出了乐器,在这么美的地方不拍一些MV那多可惜。山羊们也被我们的琴声吸引而来,于是常静老师为它们创作了一首山羊之歌。

那片海,我们深深记在了心底。

雅典 雅典大学赫耳墨斯

如见文化和雅典大学赫耳墨斯古希腊音乐考古项目的合作已经有两年了,今年这个项目圆满结束,因此我们再次前往雅典大学拜访。Terzes教授在教室里已经把赫耳墨斯项目中复原出的古希腊乐器为我们展示出来,其中主要是两大类:阿夫洛斯管和里拉琴。

他为我们详细地介绍了每一种阿夫洛斯管和每一种里拉琴的历史以及他们的研究过程,并为我们展示了这些乐器的演奏。我们当然也都亲手尝试弹奏这些乐器,羊肠线发出的声音确实很不同。

接下来我们会继续与雅典大学合作,并将赫耳墨斯项目带到中国。

纳夫普利翁 中国音乐遇见希腊戏剧

今年希腊音乐之旅的第三段,被大家戏称为父老乡亲送我去上学。

确实如此,从七月份产生到希腊读戏剧研究生的念头,到十月份被伯罗奔尼撒大学戏剧系录取,这三个月里经历了很多。拿希腊总领事的话来说,你能申请上这个研究生,你就是英雄。很庆幸最终我能成为这个英雄,具体英雄是怎样养成的,下回跟大家分解。

所以这次到纳夫普利翁,我将会见到未来的导师以及大学里的教授们。尽管我将要成为他们的学生,但在希腊音乐之旅这个项目,我跟他们是合作关系,这次我们将在纳夫普利翁最有意义的建筑之一、建于1730年的奥斯曼清真寺、曾经作为希腊共和国独立纳夫普利翁成为首任首都之后的议会大厦的Vouleftikon里,举办一场中国音乐遇见希腊戏剧的活动。

当晚,我们在这里见到了大学的教授们,还有很多已经开学的本科生们。那一刻真的挺像是家长们带着孩子见到了老师,这让这次希腊音乐之旅变得很特别。我的导师Kontogianni教授拿着我送给她的《随希腊众神去探险》特别开心,在致辞的时候跟大家介绍我的情况,当说到我将来这里上学的时候,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当地的女子合唱团为我们献上了欢迎演出,然后两位中国音乐家们为大家带来了中国音乐。为了让我在老师们面前好好表现,两位音乐家特地安排我也参与了演出,这让老师和同学们都特别惊讶,在这里感谢常老师和张老师的一番苦心😁。

当地的音乐老师和戏剧学生也与两位中国音乐家进行了即兴合作,我们来听听:

迈锡尼 遇见阿伽门农

去年陪我们参观国家考古博物馆的是考古学家玛丽亚,今年陪我们游览迈锡尼遗址的是另一位考古学家玛丽亚,她同时也是伯罗奔尼撒大学戏剧系的教授。

玛丽亚教授对于我申请成为伯罗奔尼撒大学戏剧系第一位外国留学生提供了很重要的帮助,也是这次“中国音乐遇见希腊戏剧”活动的合作者。她主动跟我说可以陪我们一起去迈锡尼,我一听那简直太棒了!一位大学教授同时还是考古学家陪我们去迈锡尼,那实在是太赞了。

我们从纳夫普利翁坐大巴去迈锡尼,她坚持要自己买车票,在我劝说之下才作罢。她为陪我们去还做了不少功课,非常用心。这下有她在,我可就省事很多,而且她知道可比我多太多太多了,这让大家都听得很过瘾。

期待接下来跟着玛丽亚和其他的教授们一起在希腊学习戏剧,未来我将把原汁原味的希腊戏剧带回国内。

随处可见的美景,悠闲有趣的生活

对于摄影师来说,找光特别重要,而在希腊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大部分时候这里都阳光灿烂。有人说,希腊是上帝的后花园。可见这里处处可以见到美景,很多时候我们可能匆匆走过就错过了。

希腊的生活悠闲也是出了名的,虽然悠闲却并不无聊。可能是因为天气好,这里的人总是很热情很友好,这让我们感觉特别舒服。

卫城脚下的区域是以前的老城区,称为普拉卡,这是一片非常有意思的区域,藏着很多很多很有趣的小店和咖啡馆。在音乐之旅中,我们就常常走在各种小巷子里,去发现那些只有当地人才会知道的地方。在这里晒个太阳,喝杯咖啡,聊聊“无用”的话,这才是希腊生活。

经过一次音乐之旅,我们这些原本陌生的同行者们成为熟悉的朋友。每次希腊音乐之旅之后,我们的微信群都不会解散,实际上旅程在这里还在延续。大家每天分享讨论着希腊的音乐、哲学、历史等等,还有那些美好的回忆。

已经有人预先报名了明年的如见希腊音乐之旅,明年我们将去希腊的中北部,这里更加不为游客所知,却有着更多的精彩。至于主题嘛,那就是从希腊化时代到拜占庭。想跟我们一起带着音乐去旅行的话,那就关注我们吧。

致谢:

伯罗奔尼撒大学、雅典大学、雅典市政厅、伊拉克里翁市政厅、Labyrinth Musical Workshop、Gennadius Library

Aliki Markantonatou、Athena Chioti、Pan Kaperneka、Ross Daly、Marina Kotzamani、Nikolaos Brass、Alexandros Modiano、Christos Terzes、Maria Mikedaki、Alkistis Kondoyianni

同行者:

李颖、欧阳芹、胡少玉、陈耀华、卢琼、张立忠、赵丽曼、常静、张笛、乐行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